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医院动态>正文>
1
新闻中心

《新华日报》:"压力山大":你所不知道的白衣天使

时间:2014年05月14日  发布来源:新华日报  字体:

《新华日报》2014年5月12日全文转载 (http://js.xhby.net/system/2014/05/12/020944362.shtml)

工作累、收入低、压力大、通道窄——

                “压力山大”:你所不知道的白衣天使

                                     

        为释放压力,连云港市东方医院妇产科近日组织护士做游戏。(王健民 摄)

    今天是国际护士节。记者近日走进一些医院,探寻护理工作的价值,聚焦护士的职业成长,倾听他们的内心诉求。

   通过眼神,他们就知道病人的需求

  “爱在左,同情在右,走在生命的两旁,随时撒种,随时开花,将这一长途,点缀得香花弥漫,使穿杖拂叶的行人,踏着荆棘,不觉得痛苦,有泪可落,却不悲凉。”这是常州第一人民医院重症监护病房(ICU)护士黄晔最喜欢的一段话,也是护士职业的真实写照。5月11日,本报记者走进离死亡最近的ICU病房,零距离记录这里的护士的一天。

  在一个磷摄入过量、昏迷了近1个星期的病人身旁,护士丁倩正通过注射泵给她注射高钾,以维持细胞活力。复杂的仪表键盘、闪动的荧屏、从头到脚插满的管线令人眼花缭乱。“这一根根管线都是病人的生命线,ICU护士的专业性很强,其它科室的资深护士刚来也不敢下手,因为管子很多,不知道从哪一路下去。”护士长陈建芬说。

  ICU护士是白衣天使中的“特种兵”,吸痰、翻身拍背、洗头洗脚、处理大小便等护理教科书记载的100多项生活护理驾轻就熟,呼吸机、监护仪、除颤仪等各种专业仪器也能熟练使用。更考验水平的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护理心术”。想喝水、擦汗或哪里痛、心情好不好等,有的病人能通过手语、唇语来表达,有的就靠读眼神。病人轻轻发出点声音,监护仪器报警,他们不抬头就能准确地判断出是哪个病人出现了情况。整个上午,忙碌的护士没有人喝一口水,没有坐下休息,甚至没有上过一次厕所。“不敢喝水,怕忙起来没空。”

  11点30分,护士分批吃中饭。这是唯一可以坐下来休息的机会。但是,正吃着,急诊室送来了一个50多岁的男子。“主动脉破裂,马上准备呼吸机、监护设备、抢救药物……”

  危重病人被送到ICU,只有两个结局:转危为安送往其它科室或永远离开。这里很“残酷”,却是病人最后的希望。与死神较量,即使用尽全力,也难免有时会败下阵来。ICU的护士比一般人更接近生命消逝的底线。“最难过的是看到孩子尤其是婴儿离世。”黄晔就清晰地记得,一位母亲因为产后抑郁,用刀砍伤襁褓里的婴儿。虽然极力抢救,可孩子还是去世了。

  “回到家的护士其实最需要照顾”

  没有节假日,平均一年上150个夜班;压力大怕出错、回家也失眠;收入低,找对象成老大难……护士普遍顶着三座“大山”——工作累、收入低、压力大,这导致一线护士正加剧流失。

  “护理是责任心、爱心、耐心和智力、体力的结合。”南京鼓楼医院护士长贺玲说。

  “都说娶个护士媳妇好,可以照顾人,其实回到家的护士最需要照顾。”陆兆霖是扬州苏北医院一位有20多年工龄的资深护士,说起这份工作,她用一个字概括——累。“一进病房从接班忙到交班,一回家只想窝在沙发里歇着,床上躺着。病房护士都是三班倒,常常还会加班调班,生物钟容易打乱,加上上班压力大,很多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失眠。”

  “护士找对象可不容易。”常州第一人民医院护士黄晔说起身边还没成家的同事就为她们的终身大事着急。男护士就更麻烦了,“毕竟这份职业在社会上还有偏见,介绍对象时,一听说男孩子是个护士人家就摇头,都说一个男的干这个能有什么发展?”黄晔说,男护士的压力远不止这个。男护士许思远每月到手的工资加奖金5000元还不到,“买房还贷加养家,生存压力大,同批进医院的30多个男护士近一半都改行自谋出路了。”

  南京市护理学会理事、南京鼓楼医院护理部主任陈湘玉介绍,我省约有20万名在岗护士,尽管数量年年增多,但比起迅速扩张的病床数,几乎所有医院的护士配比都严重不足,护理岗位都是超负荷运转。而且调查显示,目前医院中40%-50%的护士是合同制等非编制内护士,在收入、住房公积金、部分保险及晋升的机会等方面,存在“同工不同酬”的现象。

  陈湘玉说,“三分治疗,七分护理”。随着医学的发展,护理的技术含量越来越高。不能把护理工作认为是“简单劳动”,要看到护士在维护病人健康、生命安全方面不可替代的作用,尊重他们的劳动价值。

  职业成长上升通道亟待打通

  在一些人心目中,护士只会“打针、发药、量血压”。实际上,随着护理专业升格为一级学科,护士学历呈“走高”趋势,且带动护士朝“专科化”方向发展,护理门诊已在一些医院悄然出现,捡起了“医生顾不上的活”,解决了不少患者和家属的苦恼。

  孙亚萍是常州第一人民医院肝胆科护士长,目前担任该院静脉置管护士门诊中心组长。所谓静脉置管,就是在一些恶性肿瘤患者体内放置一根导管,配合化疗用药。“这项技术大多数医生都不掌握,全交由护士负责。”孙亚萍说,静脉置管护士门诊是常州首家该领域的护士门诊,每年接待病人超过一万人次,成为肿瘤患者的福音——此前,患者每次化疗都需要重新穿刺置管,痛苦不堪。成立护士门诊后,为患者定期护理导管,消毒伤口、生理盐水冲洗导管、讲解维护导管知识,为患者减少了不少病痛。

  目前,大专学历已成了我省新护士入院的“基本门槛”,本科护士早已不稀奇,南京鼓楼医院已经有了硕士点。“专科护士”也是护士职业发展的一个方向。常州第一人民医院已有36个护士拿到“专科护士”证书。除了糖尿病、造口等13个专业,今年还新增了血液净化、重症监护、肠内肠外营养、心血管科4个专业。因为专业,带来了护理质量的变革,这些年该院由护士牵头进行的护理科研专利已达20多项。

  打通高学历护士的上升通道,成了很多医院亟待解决的问题。常州第一人民医院护理部主任倪静玉介绍,因为目前护士的行政级别“天花板”很低,管理人才仅占护士总人数不到10%,很多资深护士虽然职称上去了,但仍做着和年轻护士一样的工作。就在上周,一院专门召集年轻护士们开会,首次为护士进行职业规划,专科、科研护士、教学、行政管理成为医院为护士们设计的四大职业上升通道。

 “医生的嘴、护士的腿”是传统观念,卫生部已经把护理学列为一级学科,与临床地位同等重要。南京市护理学会理事、南京鼓楼医院护理部主任陈湘玉说,关注护士的职业成长,应成为各医院管理者迫切需要思考的问题。

回顶部
  点击数: